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367章 自相残杀
    风口县,因为地处洼地,北侧有‘天门’一样的两座山,常年厉风从山谷夹缝里吹过得名。

    这里的夜晚每天都能听到‘呜呜’的鬼风声,外人第一次来,到夜里总会觉得心里瘆瘆的。

    但是常年住在这儿的人已经习惯了,听着‘呜呜’的鬼风反倒觉着亲切,从小听到大太熟悉了。

    今天清晨,两辆装甲车,后面跟着两辆运兵车出现在县城里。

    “高教授,我还是觉得把这件事交给其他人来负责比较好。”吕新阳看着县城北部的山说道。

    那座山就像是被人用巨大的剑从中劈开一样,加上天坑、地兽这种事,让人觉得充满了诡异的不安感。

    “我们只是去看看,不深入,怎么样?”高山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吕新阳知道无法说服他,能够得到这样的承诺已经很满意,点头道;“没问题,但上去后要听我指挥。”

    “好。”高山微笑点头,反正先答应下来好了。

    “纵列前行,把武器都收起来,到山脚自觉进入警戒。”吕新阳对着身旁的士兵吩咐道。

    “这是咋了?”军车、军装的出现,已经引起民众的好奇心,不过仅限于悄悄议论,还没人有上来拦着问问的胆子。

    “听说山上有伤人的野兽,说不定是上山杀野兽吧!”有人不确定的说道。

    “野兽?要这么多兵,还有机枪?”军事爱好者满脸不屑道。

    “谁知道,说不定是怪物呢?”

    “嘘,别瞎说,怪瘆人的。”

    讨论声逐渐被抛在身后,车队保持均驶向山脚下。

    当他们抵达山脚下的时候,交头接耳的讨论声已经不见,剩下的仅有脚步和喘息声。

    “教授,待在中间,我们会带你去那儿的,前提是你必须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保护好自己。”

    吕新阳的表情很认真,因为他并不是在开玩笑,在必要的时候就算牺牲所有人,也要保证高山的安全。

    这是他们的职责,他们会驻扎在医院旁,会跟着他来到这儿的原因。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蜿蜒崎岖的山坡根本就没有路。

    不,应该说之前踏出的路都消失了,疯狂生长的小草和逐渐凶残的野兽,让人们不再选择进入山林等危险地带。

    “好了,猴子,鹰头,你们两个到前面探路,其他人跟上。”吕新阳带领队伍前进。

    山路走起来有点困难,但无论是对于这些士兵,还是高山来说,这点困难都不算什么。

    华国军队的素质在全球都是有名的,虽然他们并未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但军队从未松懈过。

    华国军队的训练标准,让外国的军队直呼‘噶的。’

    装备不行,我们就用自身实力来填补,别人拉练12里,我们就做3o里、5o里。

    别人负重35斤,我们就负重5o斤,6o斤,甚至更多。

    别人每天训练6个小时,我们就训练1o个,12个小时。

    正是这样艰苦过硬的作风,让华国6军在其他各国军人眼中成为一种禁忌。

    虽然有点夸张的成分,但只要提起6军,华国军人必定是话题的重点和争论的焦点。

    “中士,这里是不是太安静了?”行走在林间,有人提出质疑,周围的士兵也紧张起来。

    吕新阳同样警惕的看向四周,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没有鸟叫虫鸣,只有风声冲动树叶灌木的‘沙沙’声,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死寂之地。

    “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吕新阳问道。

    “按照对方的口述,目的地应该在这儿,1.2公里。”侦察兵指着手绘地图说道。

    这是他们根据那名活下来的患者描述,绘制出来的地图。

    “保持警惕,自由开火权。”吕新阳下令可以自我判断开火。

    吼~~

    嘶吼声响起,让队伍里的情绪更加紧张,这可不像是普通野兽出的声音。

    “教授,我认为这里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应该等专人来处理。”吕新阳了解一些情况,从头到尾他都不赞同这次冒险。

    “去看看吧,如果那些怪物冲到山下呢?”高山用这个理由打动了吕新阳。

    队伍继续向前进,但是很快他们就停了下来。

    因为就在前方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两只地兽正好似角斗般的相互对持着。

    “它们在干什么?”有人压低声说道。

    “不知道,或许是在争夺地盘?”很多动物都会有领地概念,也许地兽也同样如此。

    “不,我想它们是在决一死战。”高山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吕新阳疑惑的看向它。

    “看它们的眼睛。”高山指着前方说道,在那双比油桃还大的眼珠里,高山能够看到的只有残忍的杀意。

    它们想要杀死对方,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这是个好消息,这能够说明很多问题。

    比如它们之间会互相残杀,又或者根本没有思考能力,只遵从动物本能,弑杀是毫无针对性的,没有等级制度等。

    “要开枪吗?”士兵们已经瞄准目标。

    “不,等等。”高山想要研究它们这么做的目的,而战斗很快就开始了。

    它们就像是凶残的野兽,迈开四肢,嘶吼着冲向对方,张大利嘴向对方撕咬着对方的前肢,锐利的爪子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鲜血飞溅,两只地兽却并未停下,反倒表现的更加狂热。

    直到一只地兽被同类咬住脖子,如蜥蜴般的长脖直接被撕掉一半,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

    但就算如此它还在挣扎,前肢不停向前伸出,没有对死亡的恐惧。

    随后,这只地兽就当着他们的面开始享受自己的战利品。

    它一口口的吃掉自己的同类,连一块碎骨都没留下,狼吞虎咽连巨嚼都不嚼的吞下它的血肉和骨头。

    “老吕,你能活捉它吗?”看着地兽身上以肉眼可见度回复的伤势,高山的眼睛亮起光泽。

    “教授,这很危险。”吕新阳有些为难的说道。

    去活捉一只怪物,他们手中并没有用来禁锢地兽的工具,想要活捉或许会付出几名战士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