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289章 重口味疗法
    “反推进行的不顺利,我就想能不能换个思路,于是我从市面上买来能够想到的所有标靶药,再和分析得出的药物进行调配中和……”

    实验室里,孙海洋指着培养皿中的药物口若悬河的介绍着。

    别看他这会说起来轻松,光是每种药物的调配,前后就要15~2o次的实验,确保任何一种方式都没有遗漏。

    连续两天的工作,孙海华终于找到正确的配方,这里面还有些运气的成分。

    看着旁边桌上垒起2ocm高,铺满桌面的药盒,孙海华就有种不寒而栗的颤抖感。

    要是真需要把所有的标靶药进行完实验,至少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幸好他选择到正确的目标。

    “好,有了这份报告,咱们就能往上报了!”高山看着孙海华用笔整理出来的报告和之前的检验报告说道。

    不知道等上面的处罚下来,那位二代会不会赔的尿裤子。

    “程老,我这儿都准备好了……”结束和程老的通话,高山让孙海华在报告上签字。

    “老高,这是医院的功劳,前面的药物分析都是你主持的,我签字不合适吧?”孙海华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让你签就签,矫情什么。”没好气的把笔放在他面前,孙海华也不再推辞,在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行了,我让新月把东西传过去。”看他有些疲惫,高山卷起报告说:“这两天肯定没睡好,回去好好休息一天。”

    “行,我这确实有点困,眼睛酸的厉害。”孙海华笑着捏了捏眼角,两人一块出了实验室。

    回到办公室,新月正好在,高山就把报告交给她,让她直接给程老和食品药监局。

    接下来自然是等消息了,高山等着看对方怎么收场。

    不过他也不会浪费时间,关于高乐的病例报告,高山详细的研究了好几遍。

    “院长,中午了,一起去吃饭吗?”新月在医院还是喜欢叫他‘院长,’用她的话来说‘要公私分明。’

    “好。”随手把病例夹在腋下,高山笑道:“中午想吃什么,要不出去吃?”

    “不用了,食堂味道不错。”新月摇了摇头。

    “院长好,蒋助理好。”一路上不时碰到工作人员,都用暧昧嬉笑的目光看着两人。

    好在两人公开时就做好准备,要不是顾及到医院形象,他这会已经搂着新月洋洋得意的迎接羡慕目光了。

    性格柔和恬静,知书达理,做事细腻,身材更是没的说,还能烧一手好菜,工作里默默支持着高山。

    能找到这样的女朋友,高山觉着他上辈子肯定拯救了银河系。

    要不然就是这辈子要拯救全人类,想想好像有点苦逼啊?

    但为了终身幸福他也忍了,别管拯救什么,这女朋友是跑不了了。

    刚进食堂,就听见孙莽扯着大嗓门对两人喊道:“师父,师娘,这儿,我把饭打好了。”

    “你倒是聪明了。”高山调侃的说了句,顺手把腋下的病例放在他面前:“把这个拿回去看看,接下来有的忙了。”

    “哦!”孙莽不在意的把病例卷起插在后兜里,坐下来就扒着米饭开吃,左手还拿着个馒头就着。

    “你就这么饿吗?”高山有点好奇的问道,这边吃着米饭还要配馒头,这种吃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馒头是打饭师父送的,不吃浪费了。”孙莽自然的笑了笑。

    看了眼他没说话,等吃完把自己和新月的托盘送回去的时候,高山专门跟舒服交代道:“以后他的饭钱从我这里扣。”

    记得孙莽父母来送他的时候,穿着打扮虽然挺正常,但袖口内的线已经开边,浆洗褪色的料子高山都看在眼里。

    既然他是真的热爱中医,又成了自己的学生,高山起码得保证他别饿着肚子不是。

    忍着饥饿学习,这也太过残忍了,他这又不是集中营。

    “记得看病例,回头要考的。”路过孙莽身边说了句,高山就和新月结伴离开。

    “高院长,急诊室来病人了。”办公室门口,田莉已经等了几分钟。

    随着医院的展,见过的病人多了,田莉的眼界也不一样了,来人吐个血,昏迷之类的,现在好像已经是家常便饭。

    这也是医生会被人骂‘冷血’的原因,病人家属吓的魂儿都飞了,医生淡定的跟没看见似得。

    实在是他们每天见的太多太多,没办法再激动起来。

    哪个医院没几个重症,别说三甲医院,只要是甲级医院,基本重症病患的比例从来都是居高不下的。

    不信你可以去挂个号试试,你以为没人的偏门科室,里面说不定就要排队等住院,要么就给你直接安排在过道里。

    当然,有些是本着负责,也会征求病人同意,有些则是为了创收,毕竟重症就代表着高昂的治疗费用。

    光是前期的各科室会诊,从内科到验血、各种透视检查,再到最终确诊几千大洋就没了。

    要是严重点的,上万块都有可能,这还只是刚入院。

    接下来隔三差五就得来一次会诊,医生还会建议进行尝试性治疗,“不然做个血液透析试试,或许会减轻病情。”

    听到这种话你说做还是不做,真到了关键时刻,不是穷的掏不出钱,百分之99的人都会选择‘做。’

    谁让医生就是权威呢!

    就像某些无良医生说的,在这儿我说怎么治就怎么来,就是说吃屎能行,他也得照吃不误,只要他想活命!。

    其实,屎还真能治病。

    粪便移植疗法是治疗艰难梭菌感染最有效的方法,越来越多的疾病正在尝试应用粪便移植治疗。

    最早在《肘后备急方》里也有金汁疗法,‘金汁’指的就是粪便,不过用来治疗的会进行一定的加工。

    清代名医叶天士,在《温热论》中就有提及:“若加烦躁,大便不通,金汁亦可加入。”

    就是说金汁有清火解毒的功效,能够解除热盛化火成毒,锢结体内时的病症。

    想想也听重口味的,混合的金汁伴着中药,煎好:来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