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204章 亲昵
    在高山、华宇、张学圣、唐吉德、孙海华、李朝康等人的身上,这些学生第一次真切的认识到,什么叫仁心医德。什么叫救死扶伤!那是一种信念,是一股气势,是甘愿为此鞠躬尽瘁,冒着各种风险匍匐前行的坚持。

    没有人去问是否值得,没有人去考虑风险,没有人去想会不会出问题后,会被病人家属讹诈,也没有人去问‘费用交不交的起!’

    医者,治病救人,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有人会说,要是都这么干医院都倒闭了,那是你没碰到胡搅蛮缠的病人,这才几个病人,大医院每天有多少病人。

    可人心都是肉长的,要真的做到良心价格,打诨撒泼的又能有几个。

    “老孙,到你了。”张学圣终于处理好了,整个人也瘫软了下来。

    而唐胖子却还要坚持,等到药全部上好。唐吉德是修为最浅的一个人,此刻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可也在坚持。

    孙海华上前用专用的长条木板搅了搅药膏,然后把药膏一点点的敷在骨头裂口和伤口边缘的肉芽上。等到做完这些事,唐吉德也松开手,接下来的包扎就交给护士了。

    这一番救治下来,每个人都累的不轻,张学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这会双眼只要一睁就酸疼流泪。

    唐吉德的手指都快没反应了,喘息的靠在床边,却高兴的咧嘴直笑。能救回一条人命,心里的成就感,让他觉得什么都值了。

    李朝康则是在观察着病人的情况,顺便趁机为学生们讲解刚才整个的治疗过程。不得不说,李朝康这怼天怼地的性格。平日里板着脸还挺适合当老师的。学生都怕他,也敬他。

    “现在跟你们说这些还有些早,这里面用到了五行相生,与五脏六腑的对应,精确到极致的用针之法,

    在所有人里面,能把针用到如此地步的,就只有高老师和华老师,你们以后有什么不懂的,记得要向他们请教……”

    “总算是救过来了,这条腿...就要看缘分了。”高山是真的尽力了,能够控制住他体内的感染,祛除病理,他自认已经做到极致,甚至连现在用不成的手段都用了出来。

    否则华宇也不至于耗尽真气受伤,接下来这条腿能恢复成什么样,他们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无奈,世间之事,永远有几分遗憾。

    “让华宇就在这儿休息吧,老孙、朝康你们两个看着点,我先去和病人家属说下情况。”

    有了几分力气,高山准备和家属谈谈,让她有个心里准备。

    “院长...”看到高山出来,一直瞅着大门没敢眨眼的杨芬站了起来,两颗眼睛红肿的不成样子,眼泪却早都流干了。

    “腿的情况暂时来看算是保住了。”听到高山的话,杨芳神情一愣,接着浑身的力气仿佛抽空,软趴趴的跪俯在他面前,声沙的不停说着:“谢谢,谢谢,谢谢,您救了我们一家,一家的命啊啊……”

    “快起来。”扶着杨芳坐在长凳上,高山也靠着有些凉的墙坐下。

    “腿虽然保住了,但以后走路没那么麻利了,也不能做什么重活,我们会尽力让它恢复,但能做到什么程度,只能边治边看。”高山把实情说给她听,又简单为她解释了这里面的原因。

    骨头坏死的面积太大,想要让它完全愈合是不可能的。说着说着,高山不禁又想起医门里的活死人生白骨,不过这话他不会对任何人说。因为连他自己都对此抱着怀疑,这听起来根本不能叫医术,已经算是玄术了。

    而且据医术记载的病例,高山也分析过,所谓的活死人,不过是休克假死。生白骨,大多也是创面较小,以理疗搭配自身的恢复能力达成的一种目的。

    那些夸张的病例里,完全没有记录详细的治疗过程,提及的手段也是云里雾里,让人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够了够了,能保住命,保住腿,这就已经够了。”杨芬这会才知道,先前男人的病已经深入脏腑。

    别说是腿,就连命都要没了,这都怪她,要不是她非要转到附一院,觉着大医院权威,靠谱。

    后来治疗无望,高乐不想拖累这个家坚持要回家放弃治疗,怎么会拖成这个样子。

    幸好,老天保佑,佛祖保佑,让他们这个家又活下来了。

    “院长,我...我给您磕头,我给您磕头了。”杨芬说着噌的就跪在地上,双膝把地板砸的‘哐当’响起,不由分说的就往下磕。

    “别...大姐,你要再这样,下次我真不敢见你了。”高山能理解她的激动,但这种场面他真不习惯。

    “院长,您,您真是个大好人呐!”安抚着情绪激动的杨芬,又告诉她等会其他医生出来她就可以进去了,高山连忙回到办公室。

    坐在办公室里闭目养神,外面夜色已深,看看表才知道是凌晨2点了。

    “院长。”新月推开办公室们,看着浑身汗迹斑斑,神色疲惫揉着太阳穴的高山,不禁有些心疼。

    “哦,新月啊!怎么还没走?”高山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我来给您送这个。”新月手里拿着两套灵针,嘴角轻翘柔声说道。

    “哦,看我,都差点忘了。”高山拍了拍脑门,自嘲的说着。

    把灵针放在桌上,新月有些犹豫,脸色微红的走到椅子后,伸手按在他的太阳穴上。察觉到有些微冷的手指在穴道上轻轻揉着,高上愣了愣闭上眼睛,心里一时有些复杂。

    这般动作在他看来已是很亲密的,而从前连叶岚都未曾做过。想想她走了有多久,从未来过一个电话,高山不禁感觉到一丝讽刺。他还在这心心念念的想着人家,说不定人家早把他忘了。

    “谢谢。”新月这一番按摩,让高山的精神好了许多。

    “我可是院长助理。”新月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耳后却都红的盖不住。从小到大她都是个内向的性子,这么亲昵的动作也是第一次。

    “这完全是处于钦佩,对,院长实在是太拼了,人也很好,能够来这里工作是我的幸运,新月,加油。”

    看着高山的背影,新月在心中为自己打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