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87章 治疗方案
    等高山到办公室取了自己的水灵针,再回来的时候病人脸上已经有了血色,看起来不再像个死人般灰暗。

    看一群人都围在病床前,高山露出丝微笑安慰道:“都别围在这儿了,该忙都去忙,家属肯定也累了,在外面的长椅上休息会,等治疗结束会让你们进来的。”

    “医生,我就在这儿看着,绝对不打扰你。”其他人倒是听话的都散了,病人的妻子却后退了几步,面色恳求带着泪说道。

    “别紧张,你想看就待着吧!”高山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这会是在普通病房,留下也没什么。

    “朝康,可以撒手了。”把装着灵针的盒子摆在床边,高山接替了李朝康的位置。

    李朝康让开位置到对面,观察着高山的动作,也防止他再有什么需要。

    这次高山的动作很快,双手取出两根毫针,快若闪电的刺入病人双手虎口合谷**,拇指扣着手指微微一弹。

    嗡!

    针尾以同一频率颤抖,高山动作不停,取出两根长针刺入肚脐两侧一寸有余的天枢**,两寸长的针锋齐根没入。

    高山食指扣在中指下,用指背在针尾端向下一弹,针尾纹丝不动,李朝康的眼眸却骤然一缩。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刚才那一下并不是为了耍帅或做无用功,而是以真气震动针锋,让病人体内的针锋产生震荡。

    这,这...颤针还...还可以这么用的吗?

    高山专注精神,取出两根大针朝手臂横纹尽头的凹陷,也就是臂弯外侧的曲池穴扎入三分之二针锋。

    “把人扶起来。”

    做完这些,高山让李朝康把人扶起来坐着,侧坐在床边对准他背后的脾俞、肝俞、肾俞、肺俞四穴,交替循环的不停扎入、拔出。

    高山的动作太快,看似时间很短,实则循环已有十八次。

    他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激活脾、肝、肾、肺的先天功能,让它们在短时间内爆最大的潜力。

    结束后高山次动用老九针里的鍉针,鍉针看起来有点像一根钝钉子,前后一样粗。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部了,以心脏为中心,彻底激五脏的功能,让他自的吐出体内污秽。

    高山斜握着鍉针,用拇指前端按着针头,用力的按在第五胸椎棘突下,旁开一寸余的心俞穴上。

    时而轻缓,时而用力,最后皮肤都被按出淡青色来,高山才停下动作。

    “这就好了?”看了看毫无变化的病人,李朝康好奇道。

    “别急。”淡淡一笑,高山伸手朝背后的四根银针轻轻一弹,病人的身体猛地一颤,张大嘴干呕半天后终于吐出一口血沫。

    动作飞快的拔针,高山对家属说道:“他应该马上就会醒过来,要去厕所排毒,让人陪着点,他气血亏空的厉害,身子还有点虚。”

    “诶,好,好的医生,谢谢,谢谢。”女人一听老公马上就能醒过来,鞠躬作揖的感谢个没完。

    “先别谢了,等能出院了再谢不迟,先照顾好病人。”高山拿着针盒,扶着她的肩膀安慰了句离开病房。

    “这不是血沫,是...溃烂的腐肉。”李朝康跟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纱布,里面正包着病人刚吐出来的东西。

    “现了,这就是他肠胃上的溃疡,不过病根还没有除,只是不会再呕血了。”看着保洁正在清理的地面还带着红印,高山也带着几分心悸,刚才那场面看起来真是太吓人了。

    就是电影里飙血都没它看起来惨,要是把医院门口到病房吐得血装起来,起码得有一脸盆。

    “厉害。”李朝康举起拇指感叹道:“看到的越多,越是觉得中医博大精深,学海无涯啊!”

    “没错,就是学海无涯,就算是现在的我,也不过学到二三分本事,切不可骄傲自满。”高山赞同的点头道。

    “放心吧,连你都只学了二三分,我又有什么好骄傲的。”李朝康玩笑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对了,既然你刚才是让他排出体内毒素,难道对血液没用吗?”李朝康突然想到这点,既然是清理毒素,连肠胃上的溃疡都神奇的吐了出来,难道引起溃疡的病菌没清理掉?

    高山停下脚步,低着头面色漠然的沉默片刻,才轻声说道:“刚才为他扎针时,我现感染已经转移了。”

    李朝康想起来了,他先前形针的时候捏着对方手腕,如找穴般的向上挪了三次才下针。

    “难道是?”李朝康心头蒙上阴霾。

    “没错,就是你猜的那样,已经转移到骨头里。”感染源转移到骨头里,照西医来说就是骨髓炎。

    “骨髓炎?”唐吉德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道:“不应该吧。一个胃穿孔引起大出血而已。怎么还能引出骨髓炎来了。这种病症放在西医里面也没有那么复杂啊。”

    唐吉德有些疑惑的询问起来。华宇此刻也缓缓道:“唐胖子,你是不是想说,注射一些脑垂体后叶素,流质食物、一级护理,然后养胃就行了?实在不行,做一个胃窦部切除手术就行了。你是想说这个吧?”

    唐吉德点了点头道:“不是么?”

    这时候,不需要华宇来回答了,张学圣缓缓道:“这么简单那就好了,病人也不会来我们这边了。这可不是那种简单的胃溃疡大出血。他应该还有其他病症。中医都是整体的。引出什么都有可能。”

    为了防止判断错误,高山在拔针的时候还刻意留心观察,果然在病人的脚面现不明显的淤青,淤青的皮肤微微向内塌陷,正是骨头受到感染空洞的表现。

    感染初期的时候并不会引长期剧痛,而是镇痛,想必没有引起病人的注意。

    现在造成事实,再去追究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下面需要考虑的是该怎么办。

    “我去为他做个全面检查,顺便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李朝康说着不等他回答,转头就朝病房快步走去。

    “哎,他还要去厕所排毒呢!”苦笑着说了句,高山知道依他的脾气也不会听自己的,也就随他去了。

    让他等在那仔细检查一番也好,对病历也能有更详细的了解,稍后会用到的。

    回办公室的路上正好碰到新月,现他一身狼狈,对方急忙走来道;“院长,病人怎么样?”

    “血止住了,放心。”看到对方真诚的关切,高山不知怎么就觉着心里高兴。

    能够真正为病人着想,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很好。

    “那您快去换身衣服吧,银针交给我来护理。”听到病人没事,新月憋着的一口气放松下来,从他手里接过针盒。

    说是接,用夺来说更恰当,只是高山顺势松了力气,让她顺利的‘夺走’了。

    “用酒精擦拭就行,这些不是普通的银针,另外把华宇和孙海洋医生先叫到我办公室。”高山要和他们好好商量一下,这个病接下来该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