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86章 胃出血
    高山刚转过头,就被人撞得一个趔趄,看到对方披头散神色惊慌,怕伤到她的高山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

    跟着她冲进来的是两个高瘦的男子,左边的倒是挺正常的,吓人的是右边那个,边走边呕血,是真正那种往外呕,一大口一大口的吐在地上。

    “啊...”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这病看起来太吓人了,一口口的往外喷血。

    “医生,医生在哪儿?”女人这会早慌了神,两眼泪汪汪的来回扭头,想要找到穿白大褂的救命。

    “我是医生,跟我来。”高山大步走上前,手从吐血男子腋下绕过,架着他健步如飞的往急诊室跑。

    女人愣了愣神,看高山都跑远了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边追边抹眼泪。

    高山的度太快,旁边本来扶着吐血男子的人刚走两步就被甩掉,他就这么一个人架着对方冲进急诊室。

    “快,让开。”高山这会被对方吐得血沾了一身,看起来血淋淋的特别可怕,身边还有个像病痨的不停吐血,就说话停了一下,地上已是大滩的血水。

    “院长,这。”右边一名护士指着靠墙的空床位,高山连忙把对方扶到床边,看他要躺下立刻制止道;“别躺,趴下。”

    对方吐血这么严重,躺下很容易被呛到造成窒息,那可就麻烦,还是趴着的好。

    安置好病人,送他来的男女也跟了进来,上来就拉着高山的手哭喊:“医生,救救他,快救救我老公,呜呜——”

    “别急,我先做检查,顺便说说他这是怎么引起的。”高山这会也是心急如焚,拨开女人的手急忙上前为男子把脉。

    脉象时强时弱,忽快忽慢,偶尔强健的连续加快,可是遇到这个时候,明显就看到男子吐血反而会特别严重。

    这边做着诊断,耳朵里听着女人哭腔的说着情况,原来病人就有慢性的胃病,平日里都特别注意,但先前在家也没吃生冷辛辣的东西,可哪怕是这样,就刚才突然一口菜咽不下去就喷出血来。

    当场满桌都被喷的是血,给家里人吓坏了,打12o说是2o分钟才能到,刚好他们家离得不远,就急忙把人带到这来了。

    胃病引的胃出血?高山心里大致有了判断,正想先止血再说,当值的李朝康赶了过来,这一路上满地的血,让他跑的越来越快,这会头上都冒出细汗,“老高,什么情况?”

    “来得正好,别问那么多,赶紧想办法先止血。”高山说着把病人的衣服给撕开,伸手在肺部和肠胃处按了按。

    现在要紧的是先让他的吐血停下来,再这么吐下去还没查出详细病因,人已经缺血死了。

    “病人是什么血型。”看到高山正在检查,李朝康急忙问道。

    “aB,aB型,跟我一样。”他老婆抹着眼角抽泣着,回答问题却干净利落。

    “快去血库调血,把所有的血都拿过来,输血。”李朝康冷静的对身旁的护士交代道,对方点头的动作还没做完就跑了出去,走廊里一阵‘哒哒哒’的奔跑声,伴随着‘让让,让让’的叫喊。

    “是肠胃,应该是溃疡造成的大出血,银针。”现病人这会不再大口喷血,反倒是双手垂在地上,嘴巴里的血跟关不严的水龙头一样形成一道细流,高上抓着他肩膀给翻了过来。

    “脱鞋。”高山嘴里说着,手上不停,翻开病人的眼皮,现瞳孔上翻,有涣散的迹象,已经失血过多了。

    李朝康三两下把病人两只鞋连袜子都给脱了,这会也顾不上什么干净不干净,人命关天。

    “针。”看高山走过来,李朝康把针盒打开向后一退侧站着像个助手。

    “来个人代替李医生,朝康,护住病人心脉。”高山这边吩咐完,抽出两支短针,用手掰开病人大母脚趾,双眸凝聚后举针就扎,正中大脚趾内侧指甲盖角偏向三分之二的位置。

    隐白穴,强脾胃,稳血崩,给两只拇指内侧都扎上银针,高山抬头一看,李朝康已经站在病人身旁,用手按在他的心脏偏下处。

    中医常说的护心脉,并不是说保护心脏,而是保护心脏的主要供血经脉,保证心脏的正常功能。

    看病人嘴角流出的血减少,高山绕到左边,拉起他的胳膊,身后捧着针盒的小护士急忙跟上。

    抽出一根银针,高山伸出右手抓着他的手腕,拇指内扣一步步的向上挪,直到第四下按在手腕上3寸的地方,拇指一抬,银针扎在先前按着的位置上。

    郄门穴,主血脉,有宁心安神,凉血止血的效果,是主治血症的主穴。

    三针下去,病人的呼吸变得稳定下来,现场的气氛却没有半点轻松,高山的头上也是汗珠累累。

    “血到了吗?”这会虽然止住了血,但对方先前吐了那么多血,这会正是亏血的时候,还要先输血才行。

    “来了,血来了。”面红耳赤,穿着粗气的护士提着恒温箱跑了进来,把箱子往高山手里一递,人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欣赏的看了对方一眼,高山打开箱子,把冷藏的血浆拿出来,确定血型后立马把血浆放在掌心里来回搓,感觉到血浆稍微稀释后,这才为病人挂上输血。

    “好了,银针不用你拿了,站在这挤压血包。”从护士手里拿过针盒放在床头,高山给了她一个新的任务,挤压血包。

    这是应急的法子,缺血太严重来不及输,就靠人工挤压,西医手术的时候现大量出血,有时候一次两三个血包同时挤压都是有的。

    “老高,怎么样了。”看高山停了下来,李朝康回头问道。

    “你再坚持一会,我得去办公室拿点东西。”溃疡主要是五脏或自身分泌系统失调造成的。

    这也是高山率先以隐白穴增强脾胃的原因,这会他要去拿灵针中的水针,为他洗条内在,清除溃疡,出血自然就止住了。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胃的问题这才是才是关键,引如此大的出血量,恐怕胃部也已经穿孔了,而这时候,恐怕胃出血引起的感染已经转移到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