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90章 我不需要
    就在杨振的手下一番忙碌的时候,高山的大脑也在飞的运转着。强行续命的冲动已经变成了现实。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续命了。

    医门传承的知识在高山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切换。回魂九针?不行,那必须要有抱元境界的修为才能施展。而且,如果能用这个,刘老都能彻底的治愈了,根本不需要续什么命。白骨七针?那更不行了。所谓白骨七针,那是生死人而肉白骨的东西。医门传承之中,那可是只有达到了归元之境才能施展的东西。而且,高山并不相信这些。

    古人有时候就是喜欢夸大,对于一些朦胧不懂的东西,就喜欢冠以鬼神的传说。真有那么厉害么?恐怕未必。

    而随着药箱在手,各类珍稀的药材也都纷纷到位之后。高山的心中也有了决断。以木针为基础,刺激刘老周身大穴,以此来激刘老自身的生命潜能。然后,再通过大补之药让刘老的身体阳气上升,从而达到强行续命的目的。而这个过程之中,最为关键的是两个方面。第一是针的效果。第二是这些药物的融合。

    “来几个人帮忙一下,把刘老的衣服全部都脱了,然后扶住刘老保持盘坐的姿势。”高山立刻吩咐起来。

    好在都是大老爷们,做起这个事情来也没有半点的尴尬之态。而这时候,刘老的身体机能也开始逐步的减弱。一直都还挂在身上的心电监护设备上呼吸、心跳、血压、血氧饱和浓度等各项数据都已经变得不稳定起来。再有一些拖延的话,恐怕就会油尽灯枯、真正的撒手人寰了。

    高山没有再迟疑,手中的木针已经开始颤抖起来,真气的灌注之下,原本坚硬干枯的木针开始变得弹性十足。

    百汇、神庭、膻中、气海、乳中、期门……高山的手如电、认穴精准;每一次的出手,必然有一根木针刺入刘老的身体之中。

    旁边杨振看着,脸上都充满了震撼的神情,杨振的身边一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军官脸色也有些凝重:“长,高医生的实力很强大。就这手和技术,我感觉不输给我们这些经过长期专业训练的特种兵。”

    那个主任医师李振强此刻也有些吃惊道:“奇迹,真的是奇迹。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很难相信还会有如此的针灸技术。”

    看到杨振一脸疑问的神态,李振强低声道:“长,虽然我不是专业从事中医的人,可对中医多少也有些了解。高医生现在刺入的这些穴位那都是人体大穴,甚至都是死穴。这种穴位,稍有不慎就能致死。可刘老不但没有事情。生命体征竟然还稳定下来了。”

    正说着,高山已经完成了最后一个穴位的针灸。随着高山完成这一步,额头上都已经冒出了滴滴的汗珠。

    每一针都需要真气的辅助。这么一番下来,高山也有些难以为继的感觉。看到刘老平稳下来。高山缓缓道:“保持好这个姿态,等我半个小时。”

    接下来,更为重要的就是药物的熬制了。正因为都是死穴,而随着蕴含有木属性真气的银针刺入死穴。蓬勃生机之下,这才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效果。可这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如果没有大补元气药物的补充。刘老的治疗那还是没有意义。这也是高山为何需要人参、乌等野生药材的缘故。只有纯正的野生药材,才具有大补元气的作用。

    好在这种药材的熬制并不需要如同制作玉露生肌散一般的复杂。这些本身都是上等好药。只需要高山进行引导,让药性中和起来就行。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高山就端着一碗浓稠的药液走了进来。神奇的是,按理来说,这种药液,在如此寒冷的冬季之中。哪怕是温暖如春的高干病房里面,也应该是热气蒸腾才是。

    可高山手中的药液却犹如是一碗冷水。不仅没有热气蒸腾的画面,甚至连波澜都没有。

    整体呈浑黄之色,药汁却有种金黄透明之感。高山走到了刘老的身边,轻轻吹拂一下,药液之上冒起了一团白色的雾气。犹如是盘旋的白云一般,环绕不散。

    高山拿起勺子,亲自动手一勺一勺的喂入了刘老的嘴里。看着平静安详犹如是睡去的刘老。高山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高山逐一将银针取下。让刘老躺了下去,高山这才道:“幸不辱命。刘老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看着稳定的生命体征,再看刘老的神态安详,沉沉睡去的样子。李振强也走了上来,一番检查之后,道:“神了。高医生,你是怎么做到的。刘老的脑电波也稳定下来了。”

    而杨振此刻也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迎面而上,主动伸手和高山握着道:“高医生,谢谢了。谢谢你救了老爷子。我欠你一个人情。”

    高山可能是不太清楚,可在场的人都知道,杨振从入伍开始那就是跟在了刘老的身边,从一名勤务兵一路走来,到了今天的地步,可以这么说,他现在的一切那都是刘老给他带来的。两人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

    随着杨振的话语,不少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就连王冲也是如此。这可是定南省军区司令的人情啊。

    可是,高山此刻却是缓缓摇了摇头,微笑着道:“长,您客气了。说实话,我以前可能偶尔从新闻里面听到过您的名字。可我并没有把您跟刘老这么一个老农联系到一起。我救人,并不是为了你这份人情。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我也不违法乱纪,我也不投机取巧。所以,我不需要啊。”

    王冲有些急了,急切道:“高医生。”

    高山却是抬手制止,继续道:“我是为了刘老这种老兵不死的精神,是为了刘老这一身的铁骨铮铮。他值得我去救。再说了,作为医生,救死扶伤那不就是我们的职责么?您觉得呢?”

    这话在所有人听来,却是有些装逼的嫌疑了。什么叫不为人情啊。不管你为不为,这人情不就在了么?可是,每一个人都佩服高山能够当面说出这番话。对方可是一方大佬。这么直接不给面子,那可是需要勇气的。

    杨振愣了很久,这话很让他没面子啊。可半晌之后,杨振也哈哈大笑着道:“好,好小子。算我说错了。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