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88章 老兵不死
    高山能看得出来,吴德安这人是真不会求人的那种。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谁都能看出来他那种尴尬神态。

    “吴队,你这话客气了。有什么事情,你说。”高山很是客气的回到。

    之所以客气,并非是吴德安的身份,而是在亲眼见识到了吴德安冲锋在第一线之后的一种尊重。

    吴德安一听高山这么说,也放松了不少。随即道:“高医生,你的医术我是亲眼见识了的。我有一位老长。他是参加过对印战争的人,在战争之中受伤了。自然是得了一身的伤病……所以,高医生你看能不能帮我这个忙。看你哪天有空,帮我去看看。”

    老长?那就是大官了?高山也有些意外,从时间来算的话,那年纪至少也有七十多岁甚至是八十岁了。对于这种人,不管官不官的。高山都是敬重的。稍一考虑,高山就点头道:“既然这样,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人。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不过……”

    高山停顿了一下,道:“你就别去了。你安排一个熟悉的人,然后你给你老长提前打个电话说一下。我直接去就行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吴德安有些激动,甚至有些兴奋。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了。欣喜的点头道:“高医生,你不仅仅医术厉害,医德也是没话说的。我先谢谢你了。”

    然后,吴德安立刻道:“王冲,你来一下。”

    声音落下,旁边在给吴德安抓药的年轻男子立刻就走了过来:“吴队。”

    吴德安吩咐道:“你今天休息一天,带高医生去一趟刘老那边。”

    ……

    没有开警车,就高山的车子出动,在王冲的指引之下,车子很快就开出了东河市区。直接朝乡下驶去。

    高山有些意外,一般的高官不都是住疗养院那些风景名胜区么?怎么到乡下来了,随即好奇道:“王警官,这吴队的老长住在乡下么?”

    王冲随即笑着道:“高医生,您就别这么客气了。叫我王冲就行了。”

    说到这,王冲苦笑着道:“谁说不是呢。这刘老爷子也是一个奇人。59年当兵,然后刚结婚就上了战场。一身伤痕下来了。后来从边疆一直到咱们定南,做到了定南军区大佬的位置,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少将退休呢。”

    说着说着,王冲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和震撼的神态,缓缓道:“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人。放着好好的将军待遇不享受。回到了老家乡下。”

    “刘老的孩子们不管么?”高山有些好奇的问到。

    “孩子?”王冲苦笑了一下,道:“刘老战时的时候受伤了。老两口一直都没有孩子。前年老太太过世了之后。吴队一直想把老爷子接到城里来住。可被老爷子直接骂了回来。这老头啊,就是一个倔得要命的人。”

    随着王冲娓娓道来,高山顿时就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那种敬仰都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了。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停在了刘老的家门口。依山傍水的环境之下,一栋三间的红砖平方。一个不大的院子。房后是几垄菜地。高山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老者拖着一个略显佝偻的身躯正在菜地里慢慢的走着。

    按照王冲的说法,刘老59年从军,哪怕是十六岁参军。如今也有七十五岁的高龄了。

    可眼前这穿着厚实军大衣、带着一个瓜皮帽、胡须拉碴、行动都略有不便的老头。怎么看都跟普通的乡下老农没有什么区别。这要是不知道,很难相信这会是曾经定南省军区的大佬。这会是一个堂堂的少将!

    看到车子过来,不一会儿,刘老就拿着两兜白菜从屋内走了出来。看到王冲,刘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黝黑的面孔之下,除了眼眸之中偶尔闪过的精光和那种气势。其他跟乡下老农没有什么两样。

    “冲子来了?怎么德安那小子没来啊。我正想着呢,这种大雪之后的蔬菜是最好吃的。正好你来了,等下带一些回去。城里面可没有这么好的蔬菜买。”刘老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王冲笑着道:“老爷子,您别忙活了。这次过来是吴队特意请了一个专家来给您看病的。高医生医术高。有他在啊。您身体里那些个弹片什么的,就不是问题了。身体好了,您还能再活几十岁。”

    “瞎说!”刘老笑骂着,胡子抖动起来:“那不是变成老妖精了么?再说了,我这种废人活久了那就是个祸害。还是不要给国家增加负担了。”

    说到这,刘老摆了摆手,直接道:“我这病那是老毛病了。还看什么看啊。军区医院,省里的专家,京城的大师都看过了。能有什么用。我这都五十多年了。已经融为一体。长到肉里啦。等我哪天死了。烧了的时候,你小子记得给我一起埋进土里。”

    这话让高山听得有些震撼。看淡生死。这才是真正的老兵。这才是老兵不死的精神。抛开刘老那些辉煌显赫的身份不谈。就凭他这种气度。这人就值得尊敬。

    高山微笑着道:“刘老,我是中医。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不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我答应了吴队,您老怎么着也得让我应付一下啊。”

    刘老顺着话望向了高山。随即哈哈笑着道:“高医生这话我喜欢听。不吹牛。不像是那些个什么专家大师。还没看呢,就牛气冲天的。好像随便就能拿出来。结果怎么样?那就是在我身体里,谁也带不走。”

    虽然这么说,可刘老也转身往屋里走了:“冲子,高医生进来坐吧。”

    屋内也是很简单纯朴的装饰。一个老式的木板床。军绿色的铺盖和行头整理得干干净净。被子也还是如豆腐块一般的整齐。这就是一个老兵的自我要求。

    木制的八仙桌,长条的木凳。坐下之后,高山就开始诊脉起来。一番检查。高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刘老的身体并没有表面看去的那么简单。说白了,就是一种外强中干的表现。别看刘老现在还佝偻着能够下地种菜。可只要稍有外因诱的话。刘老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而且,正如刘老自己说的那样,他这些弹片,随着他共生了五十多年的时间了。如此漫长的时间下来,这些异物已经跟他的身体融为一体。根本就无法分开了。

    刘老也看到了高山的表情,哈哈笑着道:“高医生,我这身体是不是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