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10章 登门认错
    他清楚的记得,就在上午的时候,高家那小子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什么会找他的?难道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那小子似乎也是医生。

    想到这,曹天赐立刻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这怎么可能。那小子不过是一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家伙,能有那种本事?

    可曹天赐还是不放心道:“王医生,你说有没有可能让人不知不觉就瘫痪呢?”

    王医生就是刘桂香的主治医师,听到询问也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如果吸入了有毒的气体,的确是有这个可能的。难道你们吸入了有毒气体了?”

    “不是,我是说,没有任何动静。让人不知不觉中招。然后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再瘫痪的那种,有没有?”

    王医生一脸看白痴的姿态,冷声道:“你逗我呢?你说的是鬼故事吧。根本就不可能。”

    说到这,王医生脸上露出歉意:“对不起,我们拿有色眼镜看人了。实在是对不起。现在看来,你母亲的这个情况很有医学研究意义啊。各项神经反射检测正常,却瘫痪了。过了两天才表现出反射阳性。这对我们了解神经、了解人体是很有价值的。”

    曹天赐冷哼一声道:“我就问你一句话,能不能治好。”

    王医生有些尴尬,讪笑了一下,道:“这个…还得进一步检查,看后续的变化。”

    正说着呢,突然刘桂香啊的一声,原本还坐在床上,随着这一声惨叫,直接整个人就倒了下去。然后全身都抽搐起来,嘴巴里也吐出了白沫。双眼眼皮上翻,露出了惨败的白眼珠子。这架势,怎么看都有点吓人了。

    这一下让王医生等人都忙碌了起来,又是急救,又是注射。心电监护、氧气都上了起来。同时王医生还开出了神经内科会诊的通知单。

    几个小时的忙碌下去,刘桂香却突然又好了。整个人都没事了。而且还可以站起来了。

    “天赐,我怎么突然又好了。”被刘桂香折磨得筋疲力尽的曹天赐正在闭目养神呢,听到刘桂香的话语又坐了起来。

    而刘桂香此时却是在病房里自由的走动起来。边走边得意道:“还真是怪了啊。怎么一下瘫一下好啊。”

    正在刘桂香说话的时候,病房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整个床铺硬生生的被挤开了。原本坐在床沿的曹天赐自己却瘫软在了地上,刚才的响声就是他跌落床下出的声音。

    紧接着,曹天赐明显的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就跟他老娘刚才一样,全身开始无法控制的抽搐起来。紧接着,刘桂香就大呼小叫起来。

    等到曹天赐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而且,曹天赐自己也办理了住院,胸口上也贴满了导线。刘桂香的治疗没有什么问题。可曹天赐只是陪护人员。他的生老病死那可是要重新出钱的。

    一个晚上下来,刘桂香和曹天赐母子算是把骨外科值班的王医生和护士都整惨了。

    就跟了疯一样,两母子轮流作,时间最长也不过半个小时。先是瘫痪,然后就是抽搐。再然后清醒。如此的反复下来,到清晨黎明的时候,要不是职责所在,王医生甚至都不想动了。

    上午九点,这几乎是医院里各个科室的大查房开始。在主任的带领之下,一群的白大褂,自主自的按照各自的职务职称,跟随而来。

    第一家,他们就走进了刘桂香母子的单人病房。当然了,现在已经算是双人病房了。因为曹天赐也办理了住院手续。

    科主任听着王医生的介绍,又听取了管床医生的病情介绍之后。拿着病历夹翻看了一番之后。看着曹天赐母子两人,缓缓道:“曹先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跟你母亲患有癫痫的可能性比较大啊。这种情况的话,我建议你们转到神经内科去比较合适。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

    癫痫,癫痫你妹啊。曹天赐心中怒骂了起来。癫痫他还是清楚的。用定南省的方言来说,不就是羊癫疯么?可是他家往上数祖宗十八代都没有过癫痫病史。这哪里来的癫痫。

    “滚!你们马上滚蛋!我们出院。不住了。”曹天赐立刻怒吼起来。

    一个晚上的时间下来,他已经可以确定了。这就是高家那小子在搞鬼。可现在他已经没有胆子了。那小子实在是太神奇了。这才是病。搞不好就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啊。

    ……

    一台小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高山的家门口。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刘桂香母子,黄秀兰已经紧张了起来,低声道:“儿子,他们这是想要住到咱们家来吧。这么没脸没皮的。我可不会管他们吃喝。”

    黄秀兰也是质朴醇厚的人。可此刻也被这刘桂香他们逼得拿出农村妇女的脾气来了。

    高山轻笑着道:“妈,你放心吧,他们不敢,这是来给我们赔礼道歉来了。”

    昨天那一下,高山强行让自己的一丝真气渗入到了刘桂香和曹天赐的身体之中。这真气就好比是外来物品,如果是高山控制之下的还好,没有控制,那就等于是放纵自由了。所以高山这才有自信说出那个话。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果然,随着高山的话语落下,刘桂香和曹天赐母子两人,一人拿了一个礼包。很是客气的放在了旁边,走到了高山一家人的面前。不等高庆国说话,直接就是深深鞠躬。

    刘桂香更是舔着脸,没脸没皮的笑着道:“高老弟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记性差,误会你了。你看看这事情闹的,你好心好意的救了我,还让我倒打一耙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曹天赐也连连道:“对不起,真的是对不起了。高医生,您看您能放过我了么?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知道错了。”

    曹天赐这莫名其妙的话语一下就让高庆国夫妇两人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扯到儿子身上来了。

    高山此刻却是轻笑着道:“你这话怎么说的。可别往我身上扯,我可没有对你们做什么?这万一要是又被你们讹上了。那我们家恐怕万世不得翻身了。开口就是一百万啊。这么多钱我们可赚不到。”

    “是,是是。”曹天赐只得是讪笑着硬撑着,话难听,可他还是得听着。看着高山,满脸都是谄媚:“高医生,你放心。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我们是来赔礼道歉的。是想来解决问题的。”

    高山这时也不再客气了。如果不是还要实习,高山绝不会这么轻易放手。这种人,不好好整治一下怎么能出气呢。可毕竟还有事情,家里已经耽搁几天了。医院那边还有麻烦呢。

    想到这,高山伸出三个手指头,道:“想解决也行。答应我三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