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钱老板故智
    “emmmm……”

    看着一群身材矮小,唇丰肤暗的女子,在船舱中蜷缩在一起,然后露出一幅幅惊恐眼神的时候,老张陷入了沉思。

    然后扭头看向了张利。

    “看我作甚么!”

    冥冥中自有巴意……不是,天意。

    张三郎带着点情绪,起脚就把一颗小石子踢了出去,“啪”的一声,石子竟然击中一只正要扎猛子的水鸭。武汉的水鸭和大多数的野鸭一样,个头不大,但是极为机灵,一般猎手,不用网,射到死都射不中一只。

    “……”

    “……”

    “宗长,我请半天假。”

    “好。”

    卷起衣袖,小跑到了栈桥上,冲一个河道大使喊道:“老花,把那鸭子捡来。”

    “好嘞!”

    花大使是木兰村出来的,跟张利也是老交情,水鸭捞起来之后,还送了一条半死不活的翘嘴白。

    “三郎,水鸭腥臊,拿白鱼一起炖,多放花椒鲁葱,便成美味。”

    “谢了,回头把河上兄弟叫来,一起喝一盅。”

    “那落班后就叨唠了。”

    花大使拱拱手,笑的美滋滋,水鸭做得好,那是真好味,多吃二斤米酒不成问题。

    然后张利一声不响,低着脑袋左手拎着鸭,右手提着鱼,从张德面前默默地走开。

    这也行啊……

    所以人和人的运气是不同的,命数很难讲的嘛。

    有道是“玄不救非,氪不改命”,挣扎是无用的。

    “诶?观察,怎么张主事走了?”

    “噢,他有点事情要去处理。”

    言罢,张德带人到了栈桥上,身旁还有戴着口罩的大夫,正带着人给这些船舱内的女子做体检。

    一旁有个绿袍小官更是躬身道:“禀观察使,这些女子,都是宣慰南海时,交换来的。”

    “听闻南海女郎多衣不蔽体,这些女子身披丝麻,是怎么回事?”

    “南海蛮夷互不统属,时常厮杀,这些女子,是北岸一支土邦的。原本是要被掳掠走,只是战胜的土邦豪帅喜好丝绢红绸,便用这些女子来淘换。”

    杜正伦带了不少东西南下,其中的确有丝绸,但品质不高,大多都是武汉本地货,还有就是广州货。要说差,那也是跟苏丝蜀锦比,实际上还是相当不错的。对蛮夷来说,用蜀锦苏丝怎么可能,这玩意儿洛阳一天的消耗,抵得上这些小部落一年的量。

    最重要的是,眼下的洛阳掏钱的多啊。就算不掏钱,贵族的欠条那也是大有用场的。

    这几年不少淮扬商贾,就是靠着欠条,然后一把火烧了,才能借个马甲洗白上岸。

    落拓贵族的几种用法,其中就包括欠钱不还重金求子……

    “这南海之南,不是人烟稀少,山多林密吗?”

    “正是如此。”那绿袍小官点点头,“不过杜公此行,民船随行极多。早先察觉南海之南那块陆地,不过是个稍大的岛,只是环岛航行,费了不少辰光。如今海图重置,岛东北多有平缓之地,有几处地方,原本也住着土著,只是被灭了族,便显得荒芜。如今重新开辟,田亩估算也有七八万亩,养个三四百户人,肯定不成问题。”

    老张细细地琢磨了一番,便微微皱眉,心想不至于吧,还正要开疆南海之南?这么远的距离,管个鸟啊,老子又没打算把无线电弄出来。

    内内默默地吐槽,不过老张忽然又想起来,南海现在的航线,用特种快船的话,传递消息还真未必就慢。至少从占城南下,半天功夫就能靠岸。往来一天不到,随后在陆地上的消息传递,建一串信号机就是。

    真要是这么干,帝国的传统边疆区,至少还要扩充个六七百万平方公里。

    贪多嚼不烂,这是贞观朝无数精英跟老板提过的一句话。但老板的回复从来就只有一个:朕嘴大胃口大,牙口好关你们屁事,吃你们家米了?

    虽说“赤道岛”是个政治工程,但老张是很愿意去煽风点火从旁推一把的,数学、天文、历法、航海、地理……这是个大工程,眼下的回报可能只有掠夺红利。但时间跨度放大到百年,那回报就有些恐怖了。

    “本府听闻准备开矿?”

    “工部派了人过去的,还有内府局。”

    “那人手有些紧啊。”

    “苦力不缺,缺的还是各色作坊。禀观察,南海不比占城或是骠国,这地界虽说物产也算丰饶,但也着实困苦。每逢雨季,几无收获,想要饱腹是很难的。雨季之外贮藏食物若是得法,倒还可以。只是多数部族,鲜有下海捕鱼的,多在山林中隐匿,盖因仇杀极多,每有靠海聚落,多被攻击劫掠,随后灭族。周而复始,杜公粗算,怕不是一二百年有了。”

    “南海夷人寿数如何?”

    “三十而老,四十而亡。”

    “唔……”

    虽说眼下贞观朝的平均寿命在老张那个眼中也不怎么样,但“三十而老,四十而亡”的话,这说明不但要争夺食物,还处于不断的战争中。

    当然了,战争的规模可能就是村长级械斗,但对活动范围不大的土著来说,这已经有些致命。

    唐朝的到来,对这些部族而言,其实是一种希望。

    安定和平的希望,因为唐朝的到来,会带来制度,不管什么制度,都会带来秩序,直到秩序崩塌,制度也随之而亡。

    “这些女子……价钱如何?”

    “匹绢而已。”

    小官微微一笑,“眼下岛西北有个大族,约莫有战兵千余,杜公宣慰南海,岂能做事‘恃强凌弱’?如今正要好好劝说一番。”

    “劝说?”

    老张一愣,这不能啊,那地方有没有“南霸天”冯氏这样的地方巨头,怎么会劝说?

    “观察容禀,这些女子,也是几经劝说,才拿匹绢交易而至。”

    懂了,懂了懂了。这是杜秀才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啊,弓弩为理,干戈为情,真特么有情怀。

    见老张一听就动,绿袍小官便好说话了,直接道:“杜公吩咐过,抓大放小,乃是钱老板故智,何乐而不为?”

    “……”

    嗯,你们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