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正文 第七十章 事有偏差
    江汉观察使府的年末会议,因为事务涉及范围广大,整个新设“江南西道”及周边荆襄地区都包括在内,所以与会官吏,除沔、鄂、黄等州县之外,荆州、襄州、复州等山南道州县,也派出了“学习”人员与会。

    算是个碰头会、总结会,人员就算没有官场利益的纠缠,价值观上也是有所趋近的。

    毕竟,以往但凡是被“发配”被“穿小鞋”的官僚,只要还是有点资历,多是被扔到楚地来吃顿农家乐。

    “使君,这西北麻农的事情,要拖到明年?”

    “是啊张公,陛下‘巡狩辽东’,今年肯定不会回朝,拖到明年,该是拖到甚么时候呢?京城那边急的不行,如今已经是举债应付。”

    众人都是看着张德,坐上首的老张点点头:“麻农的事情,我们楚地沟通好了的,就不必多说。拖洛阳一拖,也没甚大不了的,襄州、荆州,不也是拿了钱去洛阳放债嘛?难不成,你们还怕魏王府的王爷或是弘文阁的学士会赖账?”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哄笑。魏王李泰也是实在没办法,又不能去长安找亲哥借钱度过难关,那就只能靠着“金融创新”的新兴业务,跟荆楚小贷公司刷了个人脸,留了通讯录啥的。

    毕竟荆楚小贷公司说了,绝不暴力催收……

    事到如今,魏王府纯粹是拿自己的“信用”再赌前程,老张反正是无所谓的,他又不要去当皇帝,急的是李泰,拎不清被权力迷了眼的货色。

    原本张德是留了后路给西北麻农,只不过是要捡点便宜,哪里能想到,李泰骨子里居然是个低配杨广,急躁的让人瞠目结舌。

    旁人或许会怕了亲王或是什么学士,地方州县的刺史、县令,也没有那个实力去跟“半步储君”的李泰斗一斗。

    可这么些年下来,荆楚地方自然而然抱团形成的“官商集团”,又岂会被李泰唬住?而且大胆地让襄州、荆州等地土豪放债给魏王府的,并非是老张自己,而是魏王的亲娘舅,老阴货长孙无忌。

    虽说老张不太清楚为什么长孙无忌要黑一把自己的外甥,但估摸着跟长孙无忌要跟亲妹妹斗上一场有关系。

    如今贞观朝的中枢势力版图中,除了皇帝,第二强并非是什么宰辅重臣,更不是太子魏王,而是皇帝的老婆,长孙皇后。

    这个后宫之主别的不说,手中的现金流简直恐怖,整个后宫其余妃嫔的亲族全部加起来,现金都没有长孙皇后一人多。

    而长孙皇后不但有钱,迁都之后,洛阳宫重整内府,整个内府新设部门一二十个,大量使用了女官和阉人。并且也不是无脑地用爪牙,内府局督办学堂同样教授阉人学业,至于女官更是大胆,长孙皇后用了李建成的女儿……

    可以这么说,李董悠哉悠哉去辽东打猎,根本不怕老巢失控的底气,除了自己“千古一帝”狂霸酷拽屌炸天的人格魅力之外,把拎着千牛刀砍人的走狗放一旁,光自己的老婆,就足够镇压整个京畿地区。

    老阴货心态失衡,正是和自己亲妹妹之间的实力颠倒。原本长孙皇后是需要自己的亲族,但现在彻底扭转了局面,是长孙无忌需要长孙皇后,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某条土狗的特殊性,老阴货连嘴硬的机会都没有。

    长孙皇后说自己的儿子就是下一任皇帝,谁敢扎刺?谁敢反对?谁有资格?

    和假模假样主持弘文阁事务的魏王李泰不同,长孙皇后才是洛阳城幕后的主人。

    只是因为皇后这个位子的特殊性,这才使得长孙皇后不显山不露水。

    什么“勤俭节约”“贤良淑德”,这不是闹么,有这么高大上,做什么皇后啊,做包租婆不是更好吗?

    李泰急躁间问荆楚小贷公司借了点“小钱”,打的也是怪诞主意,毕竟,自己老母多厉害是不是?自己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荆楚蛮子又怎么敢要?

    再说了,荆楚小贷公司再三强调:绝不暴力催收。

    底气何在?因为荆楚小贷公司的老朋友,长孙令公老大人说了:暴啥力啊,爆通讯录,问他妈要钱去。

    堂堂魏王,难不成还跟欠下几十个的老哥一样,直接跑路不成?

    荣华富贵还要不要了?江山社稷还想不想了?

    想要啊,给钱啊,不给钱难不成靠做梦当皇帝?

    更让亲王受桎梏的是,别人借高利贷可以说这不合法不合理,老子不还利息。可亲王能吗?亲王只要这样干,对付不入流的倒也可以欺负,可对付荆楚集团,那么第二天就是魏王李泰欠钱不还,天理难容。

    一个借钱不还的亲王,满朝文武你们觉得合适做下一任扛把子吗?

    “君子欺之以方”的特殊贵族版本,对付“君子”,合情合理的谎言那是很有力量的。同样的,亲王显贵,最怕给自己的“贵”发粪涂墙。

    李董尚且因为黑历史恨不得穿越回去逆天改命,“圣人可汗”二世尚且不能超越自我,何况李泰这么个丐版丐中丐版杨广?

    “到明年,我看这西北麻农啊,也未必能消停。留守京城虽好,可这日子也不好受啊。”老张说罢,又道,“咱们吴楚野人,就不必给别人操心啦。抓紧时间,把麻纺厂扩建,到明年三月,第二批货就要铺到交州。江汉荆楚诸州县,这么多麻纺厂,区区那点西北麻料,哪够?”

    “那张公……京城那里,可要应付一下?”

    “这不是有房公子在么?”老张笑了笑,忽地对众人介绍道,“旁边这位俊才,有人认识,不过更多的是不认识。这位就是房相家的二公子,既然都划了江南西道,那都是一家人,往后有甚么事情要往中枢跑的,房公子可不会袖手旁观的。”

    言罢,老张对房遗爱道:“二郎,说两句?”

    房俊呵呵一笑,点点头,然后冲众人道:“过完年,我先去京城问魏王殿下讨个债,争取春耕时候,能给咱们添补点农具家用。”

    “好!”

    “哈哈哈哈……”